• 歡迎進(jìn)入四川省中小企業(yè)協(xié)會(huì )!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投融資專(zhuān)委會(huì ) > 關(guān)注新《公司法》對投融資項目的影響

關(guān)注新《公司法》對投融資項目的影響

發(fā)布日期:2024-03-18    來(lái)源:普華永道  瀏覽次數:543
核心提示:關(guān)注新《公司法》對投融資項目的影響


2023年12月29日,經(jīng)多輪審議修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新《公司法》)正式發(fā)布,并宣布于2024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普華永道此前已經(jīng)整理并概述了新《公司法》的主要修訂亮點(diǎn)。如前文所述,相較于現《公司法》,新《公司法》在強化股東出資責任、完善股權轉讓原則、強化董事、監事以及高級管理人員責任、健全公司內部治理等方面均做出重大更新。這些方面的更新對于新《公司法》生效后的投融資并購交易以及已完成項目的管理和退出,都會(huì )產(chǎn)生深遠的影響。本次普華永道就新《公司法》對投融資交易帶來(lái)的主要影響,從投資人角度進(jìn)行一些簡(jiǎn)要分析,供廣大投資人參考。

需更加注意標的公司注冊資本出資是否完成

投融資交易中,增資與股權轉讓是最常見(jiàn)的兩種投資方式。在投資人增資入股的情況下,投資人通過(guò)認購標的公司新增的注冊資本成為公司的股東;在股權轉讓的情況下,投資人通過(guò)受讓現有股東出讓的股權成為公司的股東。以第47條為例,新《公司法》更加強調資本充實(shí),如果公司原股東沒(méi)有完成注冊資本出資義務(wù),對于投資人來(lái)說(shuō)意味著(zhù)更高的風(fēng)險,包括:

如果轉讓方轉讓的是已認繳出資但未屆出資期限的股權的,由受讓方投資人承擔繳納該出資的義務(wù);而如果投資人未按期足額繳納出資的,轉讓方僅對受讓方投資人未按期繳納的出資承擔補充責任;

如果轉讓方轉讓的是已認繳出資且已屆出資期限的股權的,轉讓方與受讓方投資人在出資不足的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

如果轉讓方轉讓的是非貨幣出資形成的股權,但該非貨幣財產(chǎn)的實(shí)際價(jià)值顯著(zhù)低于認繳出資金額的,轉讓人與受讓方投資人在出資不足的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

根據新《公司法》,在上述第(2)和第(3)種情形下,如果投資人不知道且不應當知道該情形的,可以不承擔責任。但是,由于新《公司法》要求公司就其出資狀況進(jìn)行公示,投資人很難證明自己有合理的理由不知道轉讓方股東未完成出資。因此,投資人在投前開(kāi)展盡職調查的過(guò)程中,應當充分關(guān)注既有股東,特別是創(chuàng )始團隊的出資情況,包括核實(shí)現有股東出資方式(貨幣或者非貨幣出資)、實(shí)繳與未實(shí)繳出資的比例、出資計劃與安排等。此外,初創(chuàng )企業(yè)特別是科技型企業(yè)中,創(chuàng )始團隊以技術(shù)、知識產(chǎn)權等非貨幣出資的情況也較為常見(jiàn),以往針對該等非貨幣出資進(jìn)行專(zhuān)門(mén)評估的情況比較少,投資人出于對創(chuàng )始團隊的行業(yè)能力往往不會(huì )糾結于額外履行評估流程。新《公司法》實(shí)施后,則需要視情況評估非貨幣出資的實(shí)際價(jià)值,必要時(shí)引入第三方評估和驗資機構協(xié)助。

在掌握被投企業(yè)的出資情況之后,投資人應考慮如何在交易安排以及正式交易文件中應對不同情況。例如在交易文件中明確轉讓出資的實(shí)繳情況,在轉讓對價(jià)中扣減待實(shí)繳出資的部分,或者要求轉讓方履行完畢實(shí)繳義務(wù)作為交割的先決條件等。

員工持股平臺的設計與實(shí)施

投融資交易特別是早期的投資項目中,投資人與創(chuàng )始團隊一般會(huì )討論并設置員工持股平臺作為后續員工激勵計劃的實(shí)施主體,一般情況下預留10%-20%之間的比例。實(shí)際操作中,持股平臺多選擇有限合伙企業(yè)的形式,由創(chuàng )始人擔任普通合伙人,被激勵員工作為有限合伙人。員工達到一定的年限以及業(yè)績(jì)要求后,則會(huì )在若干年(通常3到6年)內被分批授予或兌現其在持股平臺的份額。視員工激勵計劃具體安排,如員工對持股平臺的出資以及持股平臺對公司的出資根據激勵計劃進(jìn)行,而不做其他額外要求,導致實(shí)際的實(shí)繳出資期限有可能會(huì )超出5年。這樣一來(lái)可能會(huì )與新《公司法》的出資時(shí)間要求造成一定的沖突。

在新《公司法》自公司成立之日起5年實(shí)繳完畢認繳出資的整體要求下,對于還未實(shí)施股權激勵的公司,可考慮根據激勵計劃的實(shí)施方案和年限逐步擴充期權池、而非一次性預留足夠的份額,從而延緩預留份額的實(shí)繳出資期限;對于已實(shí)施股權激勵的公司,如原激勵計劃中的行權時(shí)間晚于新《公司法》規定的實(shí)繳期限,可考慮要求激勵對象提前行權并支付認購款,或減資注銷(xiāo)未被激勵對象行權的股權、待后續激勵對象確定行權后再在公司層面增發(fā)股權。但該種方式某種程度上會(huì )導致注冊資本頻繁變動(dòng)。公司也可以考慮其他備選激勵份額方案。視方案具體安排,創(chuàng )始人等相關(guān)股東需考慮提前承擔實(shí)繳的資金成本,待授予或兌現時(shí)采用份額轉讓的方式,合理分配雙方的成本分擔義務(wù),明確轉讓價(jià)格,兼顧公司或個(gè)人稅務(wù)影響,達到激勵效果的同時(shí)也保護雙方的合法權益。

交易價(jià)款分期支付

在很多設立合資企業(yè)、并購交易以及重組交易中,由于考慮到交易金額較大、交易周期較長(cháng)、交易流程復雜且涉及到多個(gè)審批環(huán)節,收購或投資一方往往會(huì )選擇根據企業(yè)資金需求或者交易里程碑選擇分期支付交易價(jià)款。在現行《公司法》的完全認繳制下,只要將相關(guān)方的實(shí)繳期限設置得足夠長(cháng),該等安排通常并無(wú)實(shí)質(zhì)風(fēng)險。但是在新《公司法》規定的5年實(shí)繳期限的要求下,股權轉讓情況下分期付款的安排則將需要結合主管政府部門(mén)的規定和市場(chǎng)實(shí)踐通盤(pán)考慮。普華永道將會(huì )密切關(guān)注國務(wù)院或市場(chǎng)監督管理總局后續制定的具體實(shí)施辦法。

另外,轉讓方未完成實(shí)繳而轉讓股權的情形下,為避免后續承擔任何責任,包括與受讓方投資人的連帶責任,轉讓方有可能要求將轉讓價(jià)款的一部分先行支付,由其用于完成出資義務(wù)。在這種情況下,雙方要在交易文件中對先期支付款項的用途和安全進(jìn)行必要的約定。

股東名冊重要度提高

雖然現有《公司法》已經(jīng)明確了股東名冊是股東主張其行使股東權利的依據。在一些大型私募基金的投資項目中,出具變更后涵蓋投資人的股東名冊、出資證明、公司章程以及內部決議文件均屬于被投企業(yè)完成交割的先決條件或交割日事項。但在很多實(shí)操項目中,我們發(fā)現,投資人或被投企業(yè)往往會(huì )更關(guān)注公司章程以及公司決議,而忽略了股東名冊等其他附屬文件。新《公司法》中強調了股東名冊對于證明股東地位的重要意義,投資人應當明確要求公司在交割日提供股東名冊,以確認投資人的股東身份,并由此開(kāi)始享有股東權利。對于被投企業(yè)而言,也應當注意對股東名冊進(jìn)行妥善保管,并在發(fā)生股權轉讓交易時(shí),及時(shí)配合轉讓雙方更新股東名冊。

通過(guò)回購方式退出受限

通常情況下,投資人實(shí)現投資退出的方式包括IPO、出售、回購以及清算。就回購方式而言,常見(jiàn)的回購包括公司回購以及創(chuàng )始團隊回購。觸發(fā)回購的條件在不同項目中略有差異。新《公司法》中增加了股東要求公司以合理價(jià)格回購其股權的情形:(1)控股股東濫用權利,嚴重損害公司或者其他股東利益的,以及(2)公司與控股股東合并時(shí)(控股股東持有本公司90%以上股權)。

另一方面,新《公司法》第224條規定“公司減少注冊資本,應當按照股東出資或者持有股份的比例相應減少出資額或者股份,法律另有規定、有限責任公司全體股東另有約定或者股份有限公司章程另有規定的除外?!崩碚撋?,“有限責任公司全體股東另有約定”的表現形式可以為章程約定、股東協(xié)議約定或者一致同意的股東會(huì )決議。但是在實(shí)操中,由于公司在辦理工商登記時(shí)僅被允許提交工商標準版本的公司章程,因此部分公司的股東協(xié)議內容無(wú)法體現在公司章程中,而是僅體現在股東協(xié)議中,更有甚者僅體現在創(chuàng )始團隊與投資人簽署的投資協(xié)議中。在實(shí)踐中,相關(guān)的股東也需要全面評估回購或減資的稅務(wù)影響。

如果投資人希望以非同比減資作為退出方式,建議投資人應在股東協(xié)議中就股權回購條件進(jìn)行細致全面的約定,明確回購主體、回購方式并由全體股東簽署。如果是在股權受讓而由投資人與轉讓方單獨簽約的情況下,涉及到公司回購股權的情形,同樣應當就回購事項獲得全體股東簽約的文件支持。如果股東協(xié)議約定無(wú)法體現在章程中,應當考慮制備一版內部使用、優(yōu)先級更高的章程版本,或者至少股東協(xié)議中的相關(guān)約定不能與章程條款存在矛盾之處。否則,在落實(shí)回購的過(guò)程中,召集全體股東進(jìn)行會(huì )議表決同樣會(huì )增加溝通以及時(shí)間成本,為股權回購留下風(fēng)險敞口。

已完成項目的重新審閱

新《公司法》生效之后,對于存量公司的治理和運營(yíng)結構有不同規定的如何處理,尚需政府部門(mén)的進(jìn)一步規定予以澄清。無(wú)論如何,投資人對已完成項目如果對于公司治理結構、董事會(huì )組成和權限、高級管理人員的配備等,希望按照新《公司法》的規定進(jìn)行調整,可以對該等已完成項目的公司章程和交易文件進(jìn)行審閱,在符合法律和合同約定的范圍內與其他股東進(jìn)行協(xié)商確定。

 



Copyright 2020 www.ytdfq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四川省中小企業(yè)協(xié)會(huì ) 電話(huà):028-86265064  028-86265031  028-86265049
地址:成都市成華街5號205、207室
技術(shù)支持:四川中小企業(yè)信息服務(wù)有限責任公司
蜀ICP備11006773號-9
公安備案號:川公網(wǎng)安備51010602001542號